#02 割地賠款

 

妳在他的住處睡一晚
她認為這個提議糟透了
可是最終還是妥協

 

不是協商、只是告知
心理百般不願意
勉強擠出殘餘的最後一絲微笑
說著「說相信你」,說給他聽

 

割地賠款,換來寧靜短暫的和平
她明白甲午戰爭八國聯軍那種保有名份上所維持的位置

 

 

她一定不懂想妳們這種頂著資優生在團體中惺惺相惜的異性友情
彌足珍貴
她一定不明白,只不過讓自國中就相識的妳來台北暫宿一夜
有什麼不對
她也一定不知道,妳留英返國,什麼樣樣的異姓關係都見識過了
怎麼還這麼計較

 

 

提出的替代方案,都像是被駁回的上訴
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僵持在兩人之間建立了交往以來第一次的無語
為了緩和這種氣氛,他只好說再想想辦法吧

 

她自以為和另一半的意見不合原來這麼容易解決
得意洋洋地說給姐妹們分享

 

 

幾天之後的早晨
他穿著鵝黃色的襯衫,急行而下
把正在開大門的她嚇了一大跳
接著他提議一同共進早餐

 

她見他眼神閃過一絲遲疑
這絕對不是突如而來的臨時起意

 

 

她不顧他的措手不及,一步步拾級而上
像烈士慷慨赴義那樣堅決

 

 

她內心像走向受刑台

 

 

手握著門把

 

 

她覺得頸子被麻繩套上了,呼吸困難

 

 

門打開

 

 

妳緩慢的梳著頭,整齊的穿戴
像是宣告似的用眼神和表情說著
「妳看吧,儘管看個夠」

 

 

 

她在僵凝的氛圍中,用無聲代替了簽署條約的誓言

她的男人如同中國的法租界,自此開放

 

 

 

全站熱搜

MINI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