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塵掩覆的金子保存了穩定的價值
未知質地的玉鐲套則住無限的思念 


奶奶百日大家又相聚在三叔那,目前奶奶的靈位安放於此。習俗上剛過世的人是不能放照片的,在葬禮上的那尊奶奶氣色很好的照片隨著火化儀式後層層封包收藏起來,據說要三年後才能再度懸掛。 



到了三叔那,先到二樓去看爺爺。對照去年除夕的樣子、甚至更早些年,老人衰老的程度猶如高空直墜的重力加速度,呈現等比級數般的劇烈變化。爺爺看起來很蒼白,不願意表達自我,問他誰是誰似乎時而清楚時而迷惘。 其實,我覺得爺爺隱約之間應該是知道奶奶不會回來了,只是維持這樣恍惚的情緒比較能安撫自己的內心是"奶奶還在醫院"這樣的情緒狀態。家族中的親人們雖感不忍但也大致認為在老人精神、身體不加的情況下,揭露了奶奶不在人世的事實除了更傷神之外也於事無補。 在各種因素之下,就維持著這樣"不說"的巧妙平衡。所以,日常生活中就如同籠罩在清晨薄霧的空氣般輕輕的覆著這個事實,也沒有人銳利的去刻畫這個事實。 






上午十時備好幾道簡單的菜餚祭拜完後,眾人便嘲嘲雜雜地如以往節慶聚會時那樣喫著大盆大鍋的煮物。像吃到麻油雞,就說著今日的煮法是同奶奶的作法,這麻油雞是一滴水也沒有的,笑問著二姑可否吃(註)。而第四代的孩童也像當年幼時的我們嘻笑著與同伴玩耍。 



(圖:孩子們玩耍)



下午女眷們便著手整理衣物之類的物品。不是有錢人的家族所以也不會有遺產分配的大問題,奶奶的遺物除去生活中的衣物外就剩下首飾、金子等較有價值的小物。 紀念的意義大過於其他,約略的整理後,每房(包括兒子、女兒)由年紀最小的開始依序抽籤來分配。可能是兩只戒指或是一款手鐲加上戒指,剩下更零碎的就直接至銀樓折現納入爺爺的養老基金。 


(圖:整理的嬸嬸及姑姑)


母親叮囑要回台北的我先將手鐲及戒指收好,搭火車時可別碰撞或遺失了。順手將玉鐲套至左手,母親便道聲就給妳戴吧,雖然先前妹妹也試戴過了,不過體貼的妹妹沒作聲也不與我爭甚麼(就連生活中我也覺得虧欠妹妹很多)。 




戴在手上的,是不是什麼哪裡來的玉製成的鐲子,甚至是也許是鄉下夜市小攤上的廉價贗品,似乎都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這是奶奶曾經擁有過的東西。 



註:二姑無法沾酒,有回的過年多食了幾塊麻油雞裡的雞肉,竟醉臥一下午。


原本放置在MSN Spaces有關奶奶過世的文章
連同書寫的日期一並收於此pixnet blog做為完整的連續
收納在右側連結 [Story]來看故事 >> [Memory]陳年舊事 裡 



延伸閱讀:
奶奶過逝 之四 姑姑今天沒有回來  <點此連結>
奶奶過逝 之三 愛熱鬧  <點此連結>
奶奶過逝 之二 旅程,不孤單  <點此連結>
奶奶過逝 之一 預言之夢 <點此連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QQ 的頭像
MINIQQ

MINIQQ

MINI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