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凌晨又做了個算得上是不怎麼愉快的夢,除了令人討厭的高中生活之外,還有工於心計的同儕心機。

似乎是要參加一場表演或比賽之類的活動,就是國高中生涯裡那種會到校外參加表演賽或是在學校大禮堂正正式式的大車拼。可是令人厭惡的並不是上台這件事或是到底歌唱的好不好這種基本面。而隱隱約約之中你會感到這是某種流派(或是勢力)的競爭。總之,就像頂著烏雲在這件事做好。其實後來想一想,大約只要沒出差錯,每個班級其實都差不多,這之中我想比的大概就是各領導者間的人面或是權力。

歸納了一下學生生涯這些競賽(國小、國中、高中共12年,大學不算)得獎的不是班導人緣超好每個學生都想去的那種班,不然就是班導是全年級最恐怖的斑,但是那班樣樣都拿第一的。我也忘了有關合唱團的印象是建立在國中還是高中,大致上來說現在很不喜歡(可以說到厭惡的程度)在人面前唱歌,有絕大部分來自於"曾經被勉強唱歌"這種潛意識,還有一小小部份來自於前男友有著絕妙歌喉卻從不在我面前歌唱這樣的陰影,剩下的就是自己鑽牛角尖的龜毛。

扯遠了,回到我做的夢境。夢中的同學們(高中我念女校)穿著燙的筆挺的襯杉,深色的百摺裙一絲不苟的服貼在大腿上,黑漆色的皮鞋閃亮亮的卻夾腳的緊。
眾人煞有其事的認真排練,導師一邊在前方看著我們一邊說著加油啊;盡力就好的話。但我心裡清楚的明白,要是沒拿個名次接下來可不好過。

彩排一輪之後,就靜坐在黑黑的大禮堂中等待正式上台。此時,又聽到另人詫異的消息"每個人都要受洗"
搞什麼啊!! 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夢到這就模糊了。

場景轉到坐在教室中上課

在自習的課堂中某個科任老師走到我身邊,低頭探詢了類似其他同學風評的事,胡亂的應付大人之後注意力又移回書本上,有段課文我就是背不起來。

坐在我身後的同學戳戳我,給了我張黃色的便利貼,上面註明了2號、3號及6號之間的關係,還簡略用了箭頭符號。

一直到醒來的現在我仍深刻感受到那種人與人之間瀰漫的詭異氣氛,充滿了不信任與猜忌。

後來的人生或多或少也受了高中生涯的影響。

創作者介紹

MINIQQ

MINIQ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