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週一的時候老闆請了一個專攻人力資源的龐博士來公司算是上課吧(也算是老闆的好友)..不過同事的反應都很冷淡,不知道是因為大家覺得這種課程可有可無,或是覺得無關乎己,總之蠻像學生時代在上那種冷門課程的感覺‧

這讓我有幾個感觸:

離開學校之後能夠得到博士、教授級以上的人來親自傳授課程代價是相當高昂的,無論是在誠品講堂、學學文創。顯而易見,人越多的講座相對的客制化的需求相對的較為弱,以誠品為例,單一兩小時的講座互動時間少、課堂人數多,較無法滿足個別需求,有問題也較難得到答覆‧小堂客製化的高互動講堂,如學學文創,少至10人多至30人,能夠進距離與講師互動、不過每堂課的代價相對於前者幾乎是十倍的價格‧大學的時候,老師曾在我們畢業之前苦口婆心的勸說珍惜課堂的時光,因為畢業之後只要牽涉到"學習"的領域代價都是相當高昂的‧畢了業之後很久的我也確實感受到了這一點‧在學校的時後,只要肯向老師發問幾乎沒有遇到老師會說"我不想教妳",然而在職場中就算有肯學的徒弟也不見的會有肯教的師父,這是相當現實的...


在互動學習方面有演講或是教學經驗的人就知道,台上台下的互動相當重要,不光是台上所傳遞出來的各項訊息,經由所謂的"回饋"模式更能引導這個空間裡的所有訊息導向,如同打壁球、甚至像打網球時遇到非常好的對手,一來一往能夠引導出更多激發雙方的...這裡姑且稱之為創意或構思好了‧

在我公司裡面我覺得反應相當冷淡,以致於今天上課大概30分鐘就結束了‧(要是我我也不想到毫無反應的課堂上白費苦心) 有可能是公司成員泰半都是理工科的工程師,也有可能是對於老闆慶來的人不信服。前者在於公司文化及成員構成,後者在於對向心力及領導者的風格‧(似乎..若是問題點發生在後者的情況會糟糕一點?@@")

不過縱使我表現出熱誠,在現在這個公司我也不願意。老實說從春天到現在,在這個公司無論是各部門間或是公事上的聯繫都讓我感受到"冷漠",能夠不是自己的工作、能夠劃清權責範圍、能夠提出"這不是我的工作的"訊息的都相當的壁壘分明,不是說同事對人不好,相反的同事其實都蠻好相處,只是在工作這塊領域上...總是有那麼一種 如果你熱心點 那麼沒人管的工作自然而然就落在常做的人身上,久而久之這種奇特的默契文化焉然成行。釐清權責與協調跨部門的溝通,除非有特別的指定人選否則在上位者,尤其是高階主管對此要負泰半的責任。在準備ISO的企業健檢中其中有個重要的指摽就是不能球員兼裁判,指揮者若是身兼數職且從事執行工作如果沒有一套相當明確的規則來走(這種情況除非必要..兩人公司那種)否則一但陷入了自相矛盾的迴圈中,將是企業風險管理裡所謂的大災難(big loss)


另外在上課時有提到一點是,要讓客戶感到安心,在我的公司裡除去系統服務面來說,如果發生了"對客戶抱怨自己公司的不是"我覺得是相當可笑的一件事。無論是用苦肉計、哀兵政策、搏感情,充其量都只是策略的一部份。向既有客戶抱怨自己的主管、公司政策絕對不等同於向朋友(非客戶)抱怨。 可以這麼說,利用苦肉計向客戶抱怨自己很辛苦、累的要死都是"為了你這個客戶" 來贏得多一點時間或空間甚至其他利益。但是向客戶抱怨公司政策不明、流程不順 所以沒有辦法為他做甚麼 自己也很為難云云..是相當不明智的,因為這間接的透露出"這間公司的經營策略、經營模式是有瑕疵的" 一但核心價值被質疑,那麼最底層的信賴關係也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所以...說話和態度的表現 是隨時能夠在無形之中影響他人(客戶)的觀感的。


....寫在可以公開的BLOG就是這樣嚕@Q@


常常有朋友問我,寫在公開的BLOG不怕別人看到嗎?  

怕? WHY?  我又沒有犯法、更沒有指名道姓的汙損、抹滅別人的人格‧提出的都是客觀的事實,何怕之有? 想對號入座的人不用請他就會急著過來搶位置。有的時候只是生活上的一種小觸發,或是一些態度、一種角度並不一定代表完全或是絕對的看法‧


我常笑著回答朋友,在現在WEB2.0的時代中如果害怕別人知曉你甚麼,那請你拔掉網路線、一切都避免與網路接觸。 


天知道你枕邊人是不是駭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QQ 的頭像
MINIQQ

MINIQQ

MINI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